小学校长涉嫌诈骗超5000万 具体情况是怎么样? - 行情栏目 - 闽桥城网
标王 热搜: 广州  厂家直销  咏玖进出口  扑克  摩托车  深圳    网站建设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情 » 商业服务 » 正文

小学校长涉嫌诈骗超5000万 具体情况是怎么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1-29  浏览次数:14
童敏曾是一位优秀教师,获得过多个级别优质课竞赛大奖,并长期担任天立教育(01773.HK)旗下合江天立学校小学段校长一职。天立教育是四川知名民办教育机构,巅峰期市值超过200亿元,目前市值约41亿港元。
 
《好好活着》是童敏2017年2月发布在新浪博客上的一篇文章。彼时,她心情不太好,难过得睡。文章末尾,童敏写道:“在这条路上,我要好好努力,好好爱自己。学会过好自己的生活,学会幸福、开心的取钱经历,去达到自己的目标。”
 
但现实是,童敏陷入了圈钱的欢乐中,不仅自己没有好好活着,还让几十户家庭苦不堪言。
 
证券时报·e公司调查了解到,2017年~2020年,童敏凭借合江天立学校小学段校长的身份,对外宣称可入股天立幼儿园、天立培训学校或天立后勤配送公司,以高额回报为诱饵,涉嫌诈骗学生家长、亲朋好友等人5000余万元。
 
童敏痴迷于网络游戏,最近7年间,向网易游戏平台充值约3000万元,用于玩一款名为《大唐无双》的角色扮演类网游。2019年、2020年,童敏的“游戏事业”迎来高光时刻,她掌控的“桃若”、“挚爱”战队连续夺下皇城之巅年度冠军的宝座。
 
优秀教师与涉嫌诈骗,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同时印在童敏身上。最终,童敏抛夫弃子走到人生尽头,在今年6月初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高收益诱饵
 
2017年1月,童敏以投资天立合作项目为由与王必珍(化名)签订协议,后者投入24万元,童敏则承诺每年底按利润分红。在高额分红利诱下,2018年12月23日、2019年1月19日,童敏与王必珍又签订了神州天立教育集团高管补充协议(资金组成及分红补充),王必珍追加投资420万元。
 
王必珍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最近两年间,童敏又先后多次以项目投资、借款周转为由,从她这里拿走数百万元。五年间,王必珍向童敏转账970万元,若加上自身资金成本,投入超过千万。
 
想搭上童敏财富快车的还有钱复慧(化名),她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大概是2018年11月了解到朋友王必珍已购买了天立集团的股权,并通过公司高管童敏投资了天立旗下培训学校,预期收益相当不错。
 
在此后多次交流中,钱复慧从王必珍处了解到,当时还可以投资泸州龙马潭春雨路天立学校,年收益为18.5%,这是天立教育集团高管童敏享有的内部福利。2019年初,童敏邀请王必珍等“股东”到家团聚,钱复慧也一同前往,就这样认识了童敏。
 
此后,童敏单独找到钱复慧,为其带来了一份高利润项目。2019年1月23日,双方签订《神州天立教育集团高管补充协议(资金组成及分红补充)》,甲方为“神州天立教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乙方“童敏”、丙方“钱复慧”。
 
在乙方投资金额内,丙方钱复慧参与投资60万元资金额增资与乙方等比,分红与乙方比例一致。
 
2019年6月、2020年1月,钱复慧(甲方)又与童敏(乙方)签署投资份额代持协议,甲方委托乙方代持神州天立教育集团职业股份投资分红权利,两份合同分别涉及金额50万元。为了让钱复慧爽快签下这两份合同,童敏许诺给予高额分红比例,年回报率分别为18.5%和22%。
 
两年间,钱复慧前后分三次向童敏转账合计160万元。为什么是打到童敏私人账户?对于这个问题,童敏向“投资人”们的解释是,她是天立教育集团的高管才有这些福利,也只有集团高管才能投资这些项目。而童敏则必须凑齐她那份额度,所需资金3000多万元,因而只能打在她的账户上。
 
除此之外,童敏还把筹建春雨路幼儿园的项目介绍给了合江天立学校学生家长何安康(化名),2019年11月23日~2020年5月24日期间,这位家长累计向童敏转账110万元。自来到合江天立学校后,童敏长期租用伍书林(化名)的专车往返于泸州市区和合江县,而该司机也转账60万元用于投资童敏的培训及后勤项目。
 
如今细看,童敏与投资人们签订的这些合同漏洞百出,前后文自相矛盾。但在高额分红利诱下,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几十户家庭就将数千万元转到了童敏账户。
 
人设打造
 
这些所谓投资合作中,天立教育被童敏用来虚构项目,四处集资。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到,童敏的投资版图最先是从亲友圈布局,并逐渐渗透到朋友的朋友、学生家长、专车司机等。
 
案涉期间,童敏长期担任合江天立学校小学段校长一职(2017年~2020年底),这样身份让童敏受人尊敬。实际上,童敏的确曾是优秀的教师,并多次获得过国家、省、市等多个级别优质课竞赛大奖。因此,在“投资人”看来,童敏推出的天立投资项目可信度很高。
 
让“投资人”吃下定心丸的是童敏秀出的一份重要合同——《神州天立教育集团高管补充协议》。这份协议签署于2018年1月6日,甲方为“神州天立教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乙方是“童敏”,核心内容就是上文提到的春雨路校区幼儿园项目。
 
该协议显示,童敏对春雨路幼儿园的经营管理权从2019年开始,直至在神州天立教育集团任职满十年至正常调任或者退休。在幼儿园修建完工后(由神州天立教育集团统一修建),交由乙方统一经营管理,实行神州天立教育集团一体化经营管理模式,经营盈利及亏损,由童敏自行承担。
 
该协议还显示,甲方将春雨路幼儿园剥离出上市公司后,派任罗实担任该园股东之一,幼儿园总投资预算为8000万,童敏为出资1000万元的股东之一。此处的罗实,正是天立教育的创始人、实际控制人董事会主席,目前因个人原因正在协助监管部门的调查。
 
在这份协议落款处,有“罗实”的签名,加盖有“神州天立教育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神州天立)的鲜章。盖章公司与甲方名称并不完全一致,协议文本也有诸多病句,但对当时期盼高收益的“投资人”来说,这些并不会引起他们的警惕。
 
况且,童敏合同中提到的春雨路幼儿园确实是天立教育的项目,其还曾多次带领“投资人”到施工现场考察,描绘美好蓝图。
 
钱复慧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童敏称这是天立集团高管的福利,不能外传,分红收益不错,天立教育又是港股上市公司,有品牌保障,加之童敏丈夫李清华长期担任泸州市泸县司法局局长(2021年6月9日被免去该职位),不会犯违法乱纪的事情,,便对这项投资深信不疑。在这两年间,钱复慧也时常自己前往天立春雨幼儿园,看着逐渐完工的校舍,心中满怀憧憬。
 
天立:去年底已与童敏解除合同
 
2021年5月27日(周四),钱复慧催促童敏兑现项目分红或者退款,童敏回复称,总裁已经签字,周五不到(账)下周一就会到账。次日(5月28日),童敏又主动向钱复慧发微信解释,公司财务将在下周一上午将此事全部处理。
 
5月31日,钱复慧再次联系童敏要求兑现回款时,她手机却关机了。与之类似,其他“投资人” 也再没能联系上童敏。
 
彼时,“投资人”才意识到上当受骗并报警。6月7日,泸州市公安局江阳区分局对童敏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该局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
 
童敏虽然失踪,但天立教育项目总是还在,今年6月中旬,受害者们前往天立教育了解情况和寻求解决方案。
 
在受害人提供的一段录音中(6月16日),天立教育泸州学区总校长陈光明表示,当时有传闻称童敏利用天立股份、建幼儿园股份等名目,在学校教师之间有借贷关系,童敏所提到的投资项目全部虚*。随后,陈光明去教师中了解到有此类借贷行为后,迅速上报给集团,集团法务部成立调查组到合江天立了解情况,相关情况属实。
 
根据录音文件,陈光明称童敏与教师的借贷关系金额在300万元~400万元,并要求其还清这部分借款。此外,学校反复向童敏询问是否还要其他借贷关系,她却每次都予以否认;当时,天立教育也在教职工大会上公布了这件事。
 
陈光明也坦言,集团经过权衡,如果童敏在社会上还存在此类借贷关系,那么将马上采取另外的措施;如果仅仅是校内,当时考虑到互相是同事、今后还要生活,就决定校内处理,包括写检查、欠款还清。2020年3月份,天立教育第一次发现童敏这些行为,当时不敢马上辞退童敏,害怕学校教师的借款还不了。但在还清教师借款后,童敏还没收手,于是在去年12月将其辞退。
 
为核实上述录音真实性,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前往泸州天立国际学校,该校校长便是陈光明。在记者表明采访来意后,相关工作人员称童敏属于合江天立,泸州天立校长没有义务回应此事。彼时,记者多次拨打手机号,但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随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到合江天立,该校大门所标注的校长也是陈光明。一位自称是合江天立高中段校长表示,陈光明是天立泸州片区总校长,但当天不在学校,针对童敏涉嫌的合同诈骗相关事件,该人士并未给予回应。
 
(右一人士自称合江天立学校高中部校长)
 
不过,合江天立一位教师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当时大家都觉得手里闲钱存银行利息太低,便借给童敏,可以有很高的回报率(利息1分5),借款金额几十万到100万不等。2020年下半年,除个别账款外,童敏陆陆续续把教师的借款还清,但这位教师也还有几十万借款未收回。
 
针对相关问题,神州天立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回函指出,童敏在2017年9月~2020年11月任职合江县天立学校小学段校长期间,编造在神州天立有大额股权、投资项目等,向学校核心同事借款,严重违法组织纪律。经神州天立查实且督促童敏退还所有同事借款后,2020年12月,该公司撤销童敏小学校长职务并解除劳动合同。
 
继续借天立项目行骗
 
晴天霹雳,从“投资人”变为受害人就在一瞬间,此前的巨额投入迅速化为虚无。
 
钱复慧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之所以被骗,主要还是过于迷信童敏合江天立学校小学校长的身份以及天立教育的品牌。
小学校长涉嫌诈骗超5000万
资料显示,四川知名民办教育集团天立教育(01773.HK)创办历史可追溯到2002年,主要从事提供K-12教育服务,并辅以专为K-12学生及学前班儿童而设立的培训服务,并于2018年成功登陆港交所。
 
目前,天立教育涵盖了从幼儿园到高中四个学段。截至到2021年6月30日,天立教育拥有并经营26所自有学校,并为6所托管学校提供管理服务,为5.82万名学生提供综合教育服务,较2020年同期的4.08万名学生增加42.5%。
 
回到童敏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上述天立合江学校学生何安康(化名)家长处了解到,2021年3月,童敏还以天立集团股权有空缺额度为由,通过手机银行和微信转账方式收取其6万元。当月,童敏又向该名家长表示,她已从合江天立学校调回泸州总部负责后勤工作,组建配送公司承办几个天立学校食堂,寻求家长入股。2021年3月22日~4月25日期间,童敏以天立原始股权投资、学校食堂入股、食材招标保证金等名目,获取上述家长126万元。
小学校长涉嫌诈骗超5000万
此外,今年3月25日,伍书林与童敏签订后勤分红协议,并向其转账25万元。
小学校长涉嫌诈骗超5000万
小学校长涉嫌诈骗超5000万
有受害者认为,神州天立明知童敏欺诈老师违法犯法,但未向公安机关、监察部门、纪委等进行报告,检举。神州天立内部管理失职,天立纪委组织未履职到位,也未及时停止童敏在合江天立学校校长的职务。间接纵容包庇童敏继续进行诈骗犯罪活动,导致了更多的人受骗受害,神州天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对此,神州天立回函称,童敏通过虚构身份、虚构单位、虚构事实等进行的不法行为,神州天立及所属学校均不知情;童敏个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与神州天立及所属学校没有任何法律和事实关系;童敏目前已畏罪自杀身亡,泸州市公安局江阳区分局已就其涉嫌诈骗一事立案侦查。关于该事件的一切处理结果,以泸州市公安局江阳区分局的结论为准。
 
在童敏编造的投资项目中,天立春雨路幼儿园被反复利用,多位受害者把它当成自家的“娃”,看着它点滴成长起来。2021年9月26日,天立春雨路幼儿园迎来了开园庆典,但这却不属于他们。天眼查显示,罗实直接持有神州天立99%的股权,而后者又通过旗下全资孙公司持有泸州市龙马潭区神州天立春雨幼儿园有限公司100%股权。
 
天立春雨路幼儿园院长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反复强调,幼儿园为神州天立全资所有,学校高管没有股权。这位院长十分同情受害者的遭遇,但希望不要做出过激行为。其还表示,从学校角度来讲,受童敏事件影响,也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感观,天立也是受害者。
 
沉迷网游 不计成本
 
没有买豪宅、没有开豪车、没有扫货奢侈品,童敏揽得的数千万元资金,都流向了哪里?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童敏并未将资金过度用于物质的享乐之上,而是投进了虚拟的游戏世界之中。自2014年以来,童敏7年间陆续向网易游戏平台充值逾3000万元,几乎都是用于玩一款名为《大唐无双》的角色扮演类网游。
 
2009年9月,网易旗下武侠游戏《大唐无双》开启试剑内测;2010年8月召开全面内测发布会,网易CEO丁磊亲自站台、功夫巨星甄子丹签约代言。彼时,丁磊曾表示,“我们希望我们的游戏产品透过代言人向大众传递出一种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据一位叶姓游戏充值商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他和童敏最早是2014年在游戏中认识,并逐渐建立起信任。该玩家从2016年开始帮童敏游戏账户充值,并一直持续到2021年5月31日童敏消失的前一天,5月30日还垫资帮童敏充值2万元,最后一周累计垫资充值10万元左右。5年多来,该游戏充值商为童敏进行游戏充值总金额达到1500余万元,而童敏尚欠该游戏充值商充值款60万元左右(不包括利息),现在所有流水以及充值全部资料已提交给四川泸州市公安机关。
 
该充值商坦言,童敏在现实生活中着么样不了解,但在游戏里,童敏就像是神一样存在。童敏出手阔绰,《大唐无双》中大名鼎鼎的“桃若战队”就是童敏一手建立的,常年出钱雇有4~5名代练打手,平时小红包,就连团队比赛百万元奖励也全都分给战队成员。在整个《大唐无双》游戏里,无人不知她的消费力,实际消费吓人,对敌人全用钱砸。
 
另一位《大唐无双》资深玩家表示,桃若在游戏里很出名、很有钱、非常张狂,其代练战队人均一年获利保守估计也有几十万元。由于游戏没有充值上限,这也为桃若的成名提供了助力,她对这款游戏已经不能用上瘾来形容,更像是魔怔,不计成本、不计后果。
 
这位玩家指出,游戏里有钱土豪不少,但像桃若这样玩法的人很罕见,一般玩家都是守住一个区深耕,而桃若却在很多个区都投入巨资。曾经有一场游戏,桃若与对方干红了眼,当天游戏花销就可能达到百万元级别。期初,玩家们也并不清楚其真实身份和资金来历,桃若游戏中常将自身包装为天立集团老板千金。但此后因与他人在游戏论坛掀起骂战,对方通过银行转账单截屏查到该游戏账户主人真实身份为“童敏”。
 
但记者查阅《大唐无双》论坛,仅搜索到两条有关桃若的帖子,更多的内容或许早已被删除。人虽不在江湖,但姐的传奇犹在,童敏在网易游戏上也的确玩出了“成果”。
 
《大唐无双》官网新闻稿中曾这样报道,“相信大家对桃若都不陌生,游戏角色百花医,世界排行榜第一,更是论坛小说作家团有名的写手,拥有粉丝无数,可谓才貌双全的白富美。”
 
在“2019全民PK争霸联赛”中,桃若的队伍夺冠呼声最高,她也没让大家失望,一路披荆斩棘。桃若战队在号子的养成上投入更大,细节方面也是精益求精,最终夺得2019年度皇城之巅冠军,奖金达60万元。2020年,童敏旗下另一个名为“挚爱”的战队发挥空前稳定,不负众望一举夺走2020年度皇城之巅冠军的宝座。
 
天立教育、网易游戏是否需要担责?
 
目前,因犯罪嫌疑人童敏已离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六条之规定,公安机关不追究其刑事责任,但其民事责任仍然可以追究。受害人可要求其合法继承人在继承遗产的范围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多位受害者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天立教育内部管理失职,也未及时处理童敏事件,间接纵容并导致更多人受骗和财产损失,天立教育也需要承担一定责任。另外,部分受害者已倾家荡产,他们希望网易游戏能够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返还一部分游戏款。
 
由此,童敏涉嫌合同诈骗案中其他民事主体是否承担法律责任也是本案值得关注的焦点:其一、案涉公司是否应承担责任;其二、进入网易游戏平台的充值款及游戏战队工资款能否追回;其三,童敏丈夫是否应承担责任?
 
针对上述案件,四川君合律师事务所先远科律师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案涉天立教育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可从刑事责任及民事责任两方面分析。
 
首先是刑事责任,先远科个人认为,从目前的证据看案涉公司不构成合同诈骗罪。根据目前已披露的案件信息,并无相关证据证明案涉公司与童某存在共同故意犯罪的行为,其不属于童某涉嫌合同诈骗案的共犯,不应承担刑事责任。
 
其次从民事责任来看,案涉公司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关键在于认定:
 
1、童某的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表见代理是指被代理人的行为足以使第三人相信无权代理人具有代理权,并给予这种信赖而与无权代理人实施法律行为的代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七十二条之规定,表见代理行为有效,被代理人应承担代理行为的法律责任。
 
但根据已知案件信息,童某虽借助其系案涉公司旗下分校校长的身份编造其在案涉公司及案涉项目占股以骗取他人财物,但其并非代表案涉公司对外吸收投资,承诺分红,案涉公司也未因此受益,童某并非案涉公司代理人,不构成表见代理,除非有相反证据表明童某以案涉公司名义对外实施上述行为且受害者有理由相信童某有代理权。
 
2、在本案中,案涉公司是否存在过错及过错行为与受害人遭受财产损失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在本案中,案涉公司是否存在过错尚需更多证据及官方调查结果查证核实,若案涉公司存在明知童某借助其旗下分校校长的身份,提供相关资料(如盖有案涉公司印章的证明材料等)编造其在案涉公司及案涉项目占股等骗取他人财物的情况下,仍未采取有效措施(如报警、解除与童某劳动合同、对外发布声明澄清相关事实及采取其他法律措施追究童某责任等)制止的情形,可能会被认定对相关损失的产生存在过错,应对此承担法律责任,具体责任承担需具体认定。
 
在童敏一案中,有大量资金用于了游戏消费,那么进入网易游戏平台的充值款及游戏战队工资款能否追回?
 
先远科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十条规定,对赃款赃物及其收益,人民法院应当一并追缴。但能否追回游戏平台充值款及游戏战队工资款,是法学理论及实务中争议较大,比较棘手的问题,这里面涉及赃款追索与善意取得的法益冲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关于赃款赃物的追缴及善意第三人法益保护的相关规定及实务中相关案例可以给我们提供参考:
 
对于游戏平台充值款,有法院认为要求游戏平台或商家提前知晓玩家是否用赃款交易并不现实,游戏平台系善意第三人,其取得玩家的游戏充值款付出了相应的对价,提供了相关服务,属于市场经济中的正常交易行为,为了鼓励交易,避免不安因素,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因此无需追缴游戏充值款。
 
对于游戏战队工资款、奖励等,需核实是否为童某对游戏战队的赠与,若游戏战队工资款、奖励等系童某对游戏战队的赠与,双方形成赠与合同法律关系,因在赠与合同中,受赠人并无对待给付义务,仅赠与人负有给付赠与财产的义务,故赠与合同为单务合同、无偿合同。正是基于赠与的特殊性,有法院认为对于赠与行为,受赠人并未付出与赠与相匹配的对价(劳动或商品、服务等),不是善意取得,因此相关款项应被追缴。
 
此外,先远科提到,根据目前已知案件信息,并无证据证明童某丈夫对童某违法犯罪事实知情及参与,其并非童某涉嫌合同诈骗案的共犯,不应承担刑事责任;此外,若能证明童某丈夫与童某共同参与诈骗、借贷或相关款项经其签字确认或相关款项是童某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对外负债,则相关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追究其民事责任,反之则不能。
 
来源:e公司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相关行情
推荐行情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网站索引 |粤ICP备11090451号